10月6日,尽管英国作为金融中心撤退伦敦的行动受到干扰,但这有助于减少伦敦的房地产泡沫,但创纪录的低利率将欧洲其他城市的房价推到了危险的水平。瑞银分析师的最新报告显示,德国南部城市慕尼黑的房地产泡沫最大,其次是阿姆斯特丹,而巴黎和法兰克福,欧洲央行的位置,已经进入“泡沫风险区”。据报道,加拿大的“和好”也在泡沫地区。今年是瑞银全球房地产泡沫指数(ubsglobalrealestatebleindex)的第五年,该指数通过分析房价、收入、租金成本、经济增长和建筑活动之间关系的趋势,分析了24个主要城市的房价。报告说,英国从欧洲的撤退损害了伦敦作为投资磁体的地位,并使其他全球城市更加吸引人。报告作者之一、瑞银(ubs)瑞士房地产投资主管马蒂亚斯(matthias holzhey)表示,低利率在提高欧元区国家房地产估值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瑞银(ubs)发现,过去一年,欧洲城市的房价涨幅在所有受调查城市中都名列前茅,只有例外。今年九月,欧洲央行将利率进一步推至负值范围,并宣布了一项刺激经济增长乏力的新刺激计划。

但宽松的货币政策对促进企业和消费者的借贷和支出几乎没有影响。相反,金融资产的所有者通过以非常低的成本大量借贷和投资于房地产或股票以寻求更高的回报而受益。Holzhey说,虽然加息,一个典型的触发房地产市场回落,预计不会很快发生,该地区经济增长疲软将使房地产市场“脆弱”。

报告发现,房地产泡沫风险最大,也是唯一一个房价涨到两位数的城市。据介绍,虽然2017年的建筑活动创下历史新高,但人口增长超过新增供应,导致过去10年房价实际上涨80%。相比之下,齐气、齐气的房价比去年同期下降了5%以上,部分原因是监管要求,如对外国购房者征税和对空置房产业主收取手续费。瑞银预计,欧洲房地产市场将受到更强有力的监管。Holzhey说。报告还说,这部分是为了解决低负担问题。低支付能力是城市中心区房地产价值面临的最大风险之一。Holzhey说,英国的离欧对伦敦未来在欧洲的地位造成了不确定性,并对伦敦的房地产价格施加了压力。他说,三年前公投回归欧洲时,伦敦是欧洲房价最高的城市,2012年至2016年间,伦敦房价飙升50%。尽管房价从2016的最高点下降了10%,但伦敦的房地产市场仍然被高估。尽管最近房价有所下降,但即便是一名高技能员工也必须工作14年才能在市中心附近购买一套60平方米的公寓。然而,瑞银并没有忽视伦敦市场,因为英镑疲软可能会对外国买家产生吸引力。Holzhey说,如果英国出口的不确定性消失,外国需求将恢复。